有技術的性愛不僅可以增添閨房樂趣,還可以更健康

由于傳統觀念影響,很多人談“性”色變,其實性愛是門很深的學問。有技術的性愛不僅可以增添閨房樂趣,還可以更健康…
一、嬰兒游戲
夫妻雙方可以假裝成兒童,非常”好奇”地查看對方的身體和性器官;也可以像嬰兒似地喃喃自語,激發對方的母愛或父愛,丈夫可以像個兒子似地躺在妻子懷里”任性、使壞和撒野”,撥弄和吮吸妻子的乳頭。
對于沒有孩子的妻子來說,丈夫的吮奶使她把對未來孩子的渴望融化為對丈夫的一片柔情,對已有孩子的妻子來說,丈夫嘴唇的溫柔觸摸喚起了她心中過去喂養孩子時的種種快樂的回憶。
妻子可以像個女兒似地撲向丈夫的懷抱,撒嬌使小性子,尋求”保護和安全”,這樣可以使丈夫產生被需要的滿足,激起對對方的保護欲和疼愛之情。妻子還可以做一些嬌媚的動作,勾起丈夫的性興趣。對此,我國古人總結說,女子一有媚態,三四分姿色可抵六七分。讓人思之不倦、舍命相從的女人,往往都有一種”媚態”。
二、愛情游戲
夫妻可以共同閱讀一些愛情作品,根據故事情節自己扮演里面的主人公,在臥室內演出。也可以自己編造故事或根據雙方的戀愛經歷來演出,這更能引起雙方的興趣。這些”酸甜苦辣咸”的愛情體驗,可以加深夫妻對人類愛情的理解,珍惜雙方美好的感情,在興致高昂之時,一旦一方提出性要求,另一方往往會積極地響應。
三、動物游戲
夫妻模仿動物嬉戲、打鬧、性交的動作,輪流演給對方看,借此引起對方的哈哈大笑,松弛因其他事由而繃緊的神經,保持一種輕松愉快幽默的心境。1973年長沙馬王堆三號漢墓出土的《合陰陽》一書,論述了十種模仿動物嬉戲的性交的動作,并稱之為”十節”。
這十節,是古代仿生學在房事生活中的具體運用。它認為這十種動作既可以用來嬉戲調逗,也可以模仿其姿態進行性交。可見古人研究房中術既要使其科學化,又要使其藝術化、娛樂化。這是中國古人對世界性文化的重要貢獻。西方人對此非常推崇,紛紛把它作為更新夫妻性愛的重要方法。
享有盛名的美國金西性研究所的一位研究者告訴我,中國人現在熱衷于翻譯介紹西方的做愛術,其實這些人可能不知道,西方一些專家經過考證后認為,這些做愛術中的一半以上的內容最早來源于中國古代的房中術。
四、裸體游戲
夫妻雙方赤裸全身,要么在輕柔浪漫音樂的伴奏下,跳著裸體舞蹈;要么相擁而臥說著情話,相互撫摸身體;要么進行下棋比賽,輸一盤脫一件衣服;還可以在柔和的燈光下,準備一些酒菜,邊吃喝邊聊天,聊天的時候別讓眼睛閑著。需要的時候,為她撩撩發梢,幫他抹去唇邊殘留的菜屑。或許這只是一個純談心的夜晚,或許是一夜纏綿。
五、幻想游戲
人與動物的差別就在于人有想象力。性生活中若缺乏了幻想,性行為只能淪為一系列單調乏味的機械化動作。因此,夫妻可以把對方幻想為熱戀中的情侶,或一見鐘情的陌生男女,做著各種動作挑逗對方。但夫妻雙方應樹立這樣的信念:”淫”只存在于婚外無恥的亂交之中,夫妻性愛無”淫”可言。早在20世紀初,著名的性醫學家海密爾頓就告訴我們:”無論何種性的戲耍方式;就心理的立場說,是沒有禁忌的。夫妻之間,一切相互的親昵行為是沒有不對的。
夫妻在做性游戲時,要注意一點:不要在做之前和之中想著把它引向性交活動。因為一旦有了這種心理,做起來就會心不在焉,就想盡快結束性游戲,就使對方有種被利用的感覺。
性游戲可是性交的”前奏”,也可以是性活動的”獨奏”。雙方應把注意力集中在快樂親密的情感體驗中,而非時刻關心它是否會帶來性交。當一方沒有性交愿望時,另一方應把它當成一種獨特的性體驗,不能強求對方;當雙方情致高昂時,性交則會水到渠成。總之,一切要順其自然,只重視其過程而非結局。

 

更多資訊: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