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痿患者不肯就醫是為何?

先從我的一個男科朋友講述的一個故事談起:

一位勃起功能障礙患者(俗稱「陽萎」),患病20年,因為面子,因為「尊嚴」,因為知識分子那貧窮的「清高」,始終沒有走進醫院。同為知識分子的妻子容忍了這一切。在20年沒有性愛的日子里,郁悶的雙方誰也沒有指責過誰。終于有一天,他再也忍受不住無窮無盡的靈魂糾纏,他對醫生說:「20年來,我只能將它深埋在心底,獨自品味,我內心忍受著巨大的痛苦而無人可以傾述—–那怕在妻子面前,我也不敢提起這敏感的話題。我深感羞愧,擔心周圍的人們會因為這件事而改變對我的看法,我只能獨自一個默默承受它苦澀的滋味。」

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可以深切地體會到ed患者那種自卑和孤獨的痛苦。多數ed患者從小潛移默化接受的都是男性中心文化教育,認為自己強于女人,男性性欲對于他們不僅意味著「生殖和快樂」,更重要的是它代表著男性勢能,是男人之所以被稱為男人的印證。患有ed,往往被看作是無能的表現,至少不是「真男人」,即便他的妻子不因此棄他而去,他的自尊心肯定受到傷害并由此產生一連串的貶低自我的聯想。這種沿襲久遠的心理慣性,構成了堅固的男人價值觀,構成了他們的自卑和羞怯感,也成了他們主動尋醫的主要障礙。

患有ed真的就不是「真男人」了嗎?現代醫學觀念認為,ed在世界范圍內為常見病、多發病,并且與高血壓、心臟病一樣是普通疾病。若按美國麻省(mmas)的資料推算,全球有1億男性有不同程度的ed,隨著醫療水平的進步,絕大部分ed患者是能夠恢復健康的。和諧的性生活是健康的重要組成部分,ed不僅能引起患者自身的抑郁、自卑,而且往往成為影響家庭幸福的因素。許多患者由于受傳統觀念的影響竭力回避ed這一沉重的話題,但他們是否想到,作為社會中堅的男人,從步入社會的那一天起,所有的奮斗無不為自己的女人、孩子和家庭,生活中所面臨的一大課題就是在高度信息化和激烈競爭的社會承受必要的壓力,并學會文明地釋解這種壓力。現代社會的「真男人」,在面對各種問題時,決不會選擇逃避,而是樂觀、執著而又勇敢地擔起「責任」這一重荷,外界的風言風雨永遠只能是生活中的一種背景和陪襯。

西方的佛洛伊德就把性欲當作人的原始生命力的主要組成部分,指出:歷史與社會以責任為借口對它的種種壓抑都是否定了它原本的快樂目標,因此必然引起苦惱、焦慮和心理病態。當ed患者面對性愛而無法啟齒時,首先應該意識到,人,除了沿襲了某種動物性特征,更重要的是在漫長的進化中發展了人類獨有的思維,人的高明之處就在于能平衡自己動物性沖動與社會性需要,一個人面對無法釋放的生活壓力時,可能會逃脫而去,因為這樣能夠解脫自己,重新開始,ed患者呢?您能完全逃脫并且面對自己妻子的痛苦嗎?與其在痛苦中折磨自我和配偶,為什麽不能進入醫院擺脫這種痛苦呢?

我想,對于ed患者來講,清理這些問題,并不需要怎樣超凡的智慧,需要的只是誠實和勇氣。

推薦閱讀:

您可能也會喜歡…